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中文科技期刊的尴尬:留不住优质论文

发布时间:2020-09-05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中文科技期刊的尴尬:留不住优质论文

中文科技期刊同质化非常严重,整体没有学科分布的考虑,没有学术定位的考虑。“‘农业科学’,每个省一个,甚至有的市都有一个;化工类期刊,每个省几乎都有一个。再看大学学报,以大学、学院命名的519种,占中文期刊的12%,也就是说一个大学一个学报,都是综合性的,没有特色,读者群作者群不明确。” 这种现状的结果就是优质论文的流失,越来越多以英文论文形式发表于国外期刊,我国科技期刊的稿源质量不断下降。

“投个稿给中文期刊,9个月(还没有审完),因为编辑在审两年前的稿子,这种事屡见不鲜。你还会发现有些稿子排队比你晚,但发得更快。看不清规则和套路,打电话到编辑部,4点钟以后往往就没人了。”这是一位年轻大学老师对中文科技期刊的吐槽。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5月的院士大会上提出“广大科技工作者要把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把科技成果应用在实现现代化的伟大事业中”。今年1月30日,科技部的一份通知对此进行了强调,要求科研人员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

2019年8月,中国科协、中宣部、教育部、科技部联合印发《关于深化改革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意见》,并与财政部、中科院、工程院等七部委共同实施了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全面推进了科技期刊的专业化、数字化、集合化国际化进程,这都体现了对中国科技期刊发展的重视和支持。

目前我国科技期刊达5000余种,中文期刊占88.5%,英文期刊有241种进到SCI(科学引文索引)。但是中文期刊状况不尽如人意。

《中国科学》杂志社总编辑任胜利曾经和同行做过“中文科技期刊现状与困境的问卷调查”, 474份来自期刊从业者的问卷中95.6%对中文期刊现状表示忧虑,87.4%认为目前亟需吸引优质稿源、提升学术质量,78.1%的人认为目前中文期刊数量种类存在结构性问题。

他把中文期刊的现状归纳为“小、散、弱”。大多数中文科技期刊一年只发约200篇文章,所以说规模小。平均到每个出版单位只有1.16种期刊,有两本期刊就算好的了。一个大学或者一个研究机构就办一本刊物,养四五个人。有时办刊单位出版科技期刊,主要目的是“养人”,接收科研做不好的员工。还有一些单位的家属都放到编辑部去。

另外,中文科技期刊同质化非常严重,整体没有学科分布的考虑,没有学术定位的考虑。“‘农业科学’,每个省一个,甚至有的市都有一个;化工类期刊,每个省几乎都有一个。再看大学学报,以大学、学院命名的519种,占中文期刊的12%,也就是说一个大学一个学报,都是综合性的,没有特色,读者群作者群不明确。”

这种现状的结果就是优质论文的流失,越来越多以英文论文形式发表于国外期刊,我国科技期刊的稿源质量不断下降。

2019年的一份统计表明,我国发表SCI论文51万多篇,占SCI总论文的22.5%。美国以25.6%居第一,我国居第二。但从SCI期刊区域分布来看,美国占32.6%,我国是2.6%,在9370种SCI期刊中,中国期刊只有241种。“期刊的发展和论文发展非常不匹配,并且期刊越来越滞后于中国论文的发展。”

2020年8月16日,国内最大的知识问答平台“知乎”上出现了一个新问题:学术界不投中文期刊的原因是什么?不到24小时,该问题就被热榜收录,短短两周后,吸引了180个回答,浏览量超过34万。

针对这个问题,CCF YOCSEF(中国计算机学会青年计算机科技论坛)近日举办了“中文科技期刊——路在何方”的特别论坛,邀请期刊领域专家、计算机界学者和产业界人士对中文科技期刊的现状及成因、未来发展以及政策等问题思辨。

“这是评价机制的问题。我们投中文的学报,在职称晋升或者评项目时,评委一看就会认为这与国际期刊不在一个级别上。”中科院自动化所的一位研究人员说,现在根本就不关注中文期刊,都谈不上差不差评的问题。

中国科学院信息工程所的熊刚所在的科研团队最近10年来基本上没有投过中文期刊,之前投过国内某个期刊,经历了大修、小改,最后却突然被拒稿。

“现在CCF(中国计算机学会)也开始关注中文期刊。但是感觉中文期刊周期特别长,从时效性和学生毕业角度来说,直接投会议很快就会得到一个审稿结果,如果有问题的话可以换下一个会议继续投。”熊刚提到对于科研团队来说,论文投向主要是跟导向有关。计算机领域现在看重的是国际会议和期刊。

2019年4月,CCF发挥学术共同体作用,启动《CCF推荐中文科技期刊目录》遴选工作,目的就是引导国内科技期刊坚持以价值导向办刊、引导期刊专注提升学术水平、引导优秀科研成果在高质量中文期刊首发。遴选基于同行评议,以一线资深专家的判断为主,把CCF中文科技期刊目录分为A、B、C三类,A为顶级期刊,B为非常优秀期刊,C为优秀期刊。

在中国计算机学会青年计算机科技论坛(CCF YOCSEF)举行的专题论坛上,清华大学副教授崔鹏谈到,最牛的成果不投中文期刊,已经成了普遍现象和客观事实,背后是中文期刊无法满足科研人员的需求。

具体到自己所从事的人工智能研究方向,崔鹏认为实质上是学术话语权不在我国:“我们要考虑学者为什么要发论文,学者发论文实际上相当于给自己的学术成果做广告,希望能够得到学术共同体的认可。学术共同体是分层次的,有些人是引领性的,有些人跟随性的,那引领性的不在中国,这种情况下要把这个东西就要发表到别人可以看到的地方去。”

在任胜利与同行所做的调查中,有2260份有效问卷来自科研人员,结果显示,93.7%的人认为中国需要中文期刊,中文期刊应得到进一步重视并发挥重要作用,81.6%的人认为,由于评价导向原因选择发表英文而非中文论文,有80.6%的人认为改变过分倚重SCI的科技评价导向是振兴中文期刊的重要举措。

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包云岗认为学术发表只是整个科研活动中一个环节,其实要看整个环节,目前中文期刊不让人满意,是因为产学研整个链条还没有很好地运转起来。例如计算机领域,一些技术源头就在会议上面,或者某个期刊上,相当于已经形成一个非常好的正向循环,学术成果发表到上面,最后被工业界用起来,最后形成了很大的影响力。

我们的产业界没有走到世界前沿这是事实,包云岗设想,如果哪一天我们国内公司的需求走到世界前沿,又能够在国内找到技术解决他的需求,这些技术先不管来自哪里,可能有一部分来自中文期刊上的,这样的循环建立起来,经过一段时间不断迭代,中文期刊的质量就会上来,“在我看来,还是需要看整体的科研,技术从产生创新的想法到最后应用,这个链条一定要打通,要让它运转得更加通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