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漫改剧如何做到打破次元壁?爱奇艺《棋魂》给出新可能

发布时间:2020-10-30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漫改剧如何做到打破次元壁?爱奇艺《棋魂》给出新可能

落子无悔。

“我怎么可能离你而去呢?”当剧版《棋魂》的褚嬴说出这句话时,不禁令人想到漫画版《棋魂》的遗憾结尾,藤原佐为消失在现代世界,离小光而去。

作为亚洲的头部日漫IP,由堀田由美担任原作,小畑健作画的《棋魂》在众多80乃至90后的漫迷心中地位超然。这样一部以“围棋”为主线,讲述理想与成长的漫画作品,如今也推出了真人版。

由爱奇艺推出的自制漫改剧《棋魂》由胡先煦、张超、郝富申等主演,在还原原著精髓的基础上,做了契合度极高的本土化改编,呈现的品质超出预料,让很多观众直呼“真香”。

事实上,青春题材一直是年轻用户喜爱的热门题材,作为以用户需求为导向的综合视频平台,爱奇艺一直在深耕青春题材领域。此前,《最好的我们》《你好,旧时光》《独家记忆》等再现全景式的校园成长故事,引发了一场校园青春剧“怀旧”热潮,最近播出的《半是蜜糖半是伤》也在年轻观众中引发热议,成为社交媒体的宠儿。

再到展现热血青春的漫改作品《棋魂》,不禁让人思考,在垂直赛道不断深耕的爱奇艺,是如何做到不断创新内容,给观众惊喜的呢?

一直以来,在海内外,只要产出2.5次元作品,即经由二次元漫画改编,包括不限于影视剧、电影、舞台剧、COSPLAY等三次元表现形式,就会受到原作粉丝的诸多争议,特别是剧集类,鲜有口碑与热度双高的佳作。

然而,爱奇艺依然选择“迎难而上”。

究其原因,不外乎三点。首先从差异化战略看,市场层面,漫改IP剧在国内的成功先例较少,相关领域较为空白;于用户层面,在年轻观众中,二次元用户一直是较为封闭的圈层,而《棋魂》作为日漫的头部IP,拥有大量的粉丝基础,倘若改编得当,剧集既能巩固原本的剧迷,也能拉动新的受众,并以此引发长尾效应,形成新的垂类圈层用户。

其次从IP内容看,《棋魂》在青春题材的大范围内,创新地融和了体育和奇幻的元素。它以围棋运动为载体,用浪漫主义的手法借“灵魂”为介质,表达了年轻人对理想的追求,洋溢着独属于青春的热血和朝气,具有很强的独创性。

这种兼并普适性和戏剧性的作品在吸引原著粉丝之外,也能够与非漫画粉丝的观众产生共鸣。这样看,剧版《棋魂》用影像化的方式精准突出了ip的特点。

于故事情节,围棋菜鸟与千岁棋神合二为一,从此褚嬴就变身最强外挂让一个普通少年成为围棋神童。这种脑洞大开的设定,能够让作品展现出更强的戏剧性,也能第一时间吸引观众的注意。

于体育竞技专业度,为了在剧中精准呈现围棋运动,制片方特别聘请了世界围棋混双冠军作为顾问,从剧本撰写阶段到拍摄全程跟进执导,也凭借专业化的呈现拉拢了一部分围棋爱好者受众。

前几集中,观众可以跟着褚嬴学习一些围棋的基本知识,比如盲棋、指导棋、模仿棋等常见棋局,以及双方交替行棋,落子后不能移动,以围地多者为胜等规则。借此,剧集在传递正向价值观的同时,也在输出围棋运动的魅力。

于画面质感,为了凸显褚嬴特殊的空间存在感,从其出场到现身,均用了透明化的处理,显得飘逸又灵动。而他与时光的对话则于某些时刻设置在虚拟的时空,天马行空的奇幻之感。

我们能够感受得到,在整部剧的创作中,主创团队极度尊重漫画内核,并赋之三维影像独有的魅力,使二者实现“1+1>2”的效果,逐步实现二次元文化向三次元渗透的效果。

原作粉丝满意剧版《棋魂》高还原的内核、故事结构和人物设定,以及围棋对弈的场景,棋盘的布阵等细节,围棋爱好者喜爱观看其中的专业竞技桥段,普通观众会被奇幻和青春的元素深深吸引。

当然,仅仅是尽力还原原作并不能收获国内观众的好评,怎样克服文化上的“水土不服”是改编海外IP的一大难点,令人惊喜的是,剧本《棋魂》在这点做得令人称道,打造出了一个2.5次元作品的新范本。

其中最明显的是人物设定,日漫版的主人公名为进藤光,真人版的同一角色唤名“时光”,无违和地保留了原作里的昵称“小光”,同理塔矢亮改名为“俞亮”。“时光”“俞亮”很容易联想到“既生瑜何生亮”,两个人的名字即显示出了漫画中棋逢对手、亦敌亦友的关系。

年龄上,进藤光初登场在小学六年级,而时光虽然首次亮相也是小学,但是主要戏份挪放到了18岁的高中时期,褪去了少年的稚气,荷尔蒙气息渐隐渐露,语境更有青春感和现实感。

藤原佐为在漫画中是日本平安时代的天皇导师。而真人版的《棋魂》中,其设定为我国南梁时期的首席棋士“褚嬴”。

从名字和地域看,褚姓是隋唐之后东南地区的大姓,曾在汉末大范围迁至吴地,嬴则通“赢”,明示褚嬴赢遍天下的棋界地位。

从围棋传承看,根据史料记载,创立南梁的梁武帝萧衍非常重视围棋竞技,曾在全国范围内举行围棋大赛,并制定天下棋士的等级,定作“九品”。后此法传人东瀛,形成日本的“九段”制。

褚嬴的原型则是南梁棋手褚思庄,他下棋思考的时间比较长,善于进攻。我国史书上记载的最早一份记谱复盘,便是褚思庄记下的。

再有场景、道具和台词,也非常具有中国本土味道。剧中时光和褚嬴初见面是在97年前夕,大街上的爆米花、四驱车玩具,老式自行车无不散发着浓浓的年代感。褚嬴在剧中反复吟的一首诗,是唐代进士张乔的作品《咏棋子赠弈僧》,细节上高度符合南梁饱受唐文化影响的特点。

另外,用镜头、配乐和接地气的语言将原作的喜剧元素做了本土化的表达,还原了漫画版轻松幽默的氛围。如:在剧版《棋魂》中时光与褚嬴的趣味相处,十分让人上头。比如全剧第一集中,时光将围棋下在格子中褚嬴秒变脸的片段令人忍俊不禁,不能下围棋感到悲伤就会“恶心”的设定,1000岁的褚嬴在观看现代剧《还珠格格》落泪等场景,让观众看到一个热爱围棋又有“老顽童一面”的褚嬴。

果不其然,极尽考究的改编获得了原著作者堀田由美的认可和赞赏,她特意向制作方发来亲笔手写信,赞扬新版《棋魂》令其“心生雀跃”。

她在信中透露,一开始对新版《棋魂》有一些“不安”,但在读完剧本后就转变为了“期待”,看完全片后更是表示,“真人版才能表现出对局场面的震撼力。”漫画家小畑健也发来亲笔手写信:“很高兴中国的观众朋友能看到《棋魂》的故事!我自己也非常期待!”

从《隐秘的角落》和《沉默的真相》破圈,可以看到如今的影视市场已经出现了内容面向2C的“分众趋势”,面对更加细分的用户需求市场,类型化作品正成为平台核心竞争力。

而在高开高打的悬疑类型之外,青春剧也一直是平台培养内容竞争力的重点赛道。由于年轻观众一直存在,此类剧集始终有市场。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文化大环境的影响,不同年代用户的审美和思想价值始终在发生变更。视频平台必须要持续创新,挖掘新内容,才能为年轻人提供不同口味的“新蛋糕”。

对此,爱奇艺针对各类年轻用户的喜好,相继推出了《民国奇探》《三嫁惹君心》《漂亮书生》等风格迥异的作品。而在当下,更是通过《棋魂》大胆试水IP漫改剧,进而开辟出青春剧的一条新赛道,扩宽了类型的边界,为用户带来了全新的内容与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