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素娜被黑,设定也漏洞百出,浅谈数码宝贝最后的进化

发布时间:2020-11-05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素娜被黑,设定也漏洞百出,浅谈数码宝贝最后的进化

要说十一月话题度最高的动画作品,那必然是《数码宝贝:最后的进化》,这部数码宝贝20周年的剧场版引进国内后票房表现突出,也赚得了不少观众的眼泪,但“好哭”不代表这部作品就真的非常优秀,这一点从上映后两极分化的评价里也能看得出来。

事实上,细心的观众会发现《数码宝贝:最后的进化》这部作品在剧情上存在非常多的问题,设定也可谓漏洞百出,下面小鳗就来说说这部动画的问题。

系列设定冲突

《数码宝贝:最后的进化》的故事,建立在“被选召的孩子长大后,其搭档数码兽会因为丧失未来的可能性而消失”这个设定基础上,并且这个“消失”其实就意味着是“死亡”,因为消失的数码兽既不会存在于数码宝贝世界,也不会作为数码蛋重生。

很明显,制作组将数码兽当成了“童心”的象征,但这个设定极其不严谨。

剧场版中登场了以大辅为首的“二代众”,也登场了tri的新主角团成员望月芽心,这就意味着它与这两部作品一脉相承,而在这一系列的故事(da、02、tri)中,从来都不存在数码兽会消失这个设定,关于这点最直接的证据,就是西岛大吾等初代被选召孩子的数码兽搭档(四圣兽),它们不仅没有消失,还守护着数码宝贝世界。

故事设定矛盾

即使不考虑其他作品,仅就剧场版内容来讲,“数码兽消失”这个设定也漏洞百出。

按照故事的说法,数码兽消失是因为其人类搭档丧失了未来的可能性,也就是说未来越清晰的孩子,离别就来得越快,然而,故事中率先出现倒计时的角色居然是太一和大和这两个仍处于迷茫期的人,这实在让人费解。

同期被选召孩子中,天才少年光子郎已经成了公司社长、带货达人美美也确定了自己的工作目标、阿助更是一步步地实现自己成为医生的梦想,就连阿武都开始朝着“大作家”方向迈进(并且将这条路走到底),与他们相比,深陷迷茫期的太一大和反倒是有更广阔的“未来可能性”。

按“数码兽代表未来可能性”这个设定来讲,太一大和明显是最不可能出现告别倒计时的孩子,可剧场版的内容却并非如此,还残存未来可能性的太一和大和反倒是成了最先与搭档告别的孩子,片方也完全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素娜被黑

《数码宝贝:最后的进化》还有一个让很多粉丝不满的问题,那就是除太一阿和之外,其他角色严重边缘化,尤其是素娜,作为初代主角团之一,戏份还不如二代众多,甚至连龙套都算不上,而比没戏份更能激怒粉丝的,是导演田口智久对素娜缺席的解释——现在的她不会优先考虑同伴或数码兽。

按照田口智久的说法,素娜是最先“成为大人”的孩子,走进成人世界的她在“儿时的玩伴”和“自己的未来”中选择了后者。

素娜在数码宝贝系列中的人设,一直都是为大家设想一切的“爱心”徽章持有者,而将她塑造成“自私大人”的行为,往小了说是在黑角色,说严重点就是在恶心观众和读者,还好剧场版中没有把导演的想法明确表现出来,不然这部片子恐怕会遭到死忠粉的疯狂抵制。

结语

关于《数码宝贝:最后的进化》的问题小鳗就说到这了,其实除了以上问题之外,剧场版还存在与02结局冲突等问题,在此小鳗就不一一列举了。

最后小鳗想说的是,《数码宝贝:最后的进化》或许确实很催泪,但它的“催泪能力”是《数码宝贝大冒险》赋予的,而作为《数码宝贝大冒险》的完结篇,它真的不够优秀,但情怀是个很主观的事,既然有人喜欢,那这部剧场版就是有价值的。